关灯
护眼

第78章 重量级的人物出场

    顾岑玺垂眸看着夏天,黑如美玉的眼神幽幽邃邃,深沉如海,仿佛酝酿着千丝万缕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问她:“昨晚的事,你都不记得吗?”

    夏天仔细想了想:“你把我灌醉了,把我抱到了床上。”

    顾岑玺接着问她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夏天又想了想,突然惊声说道:“我昨天好像鬼压床了!有鬼压我!这个鬼还挺重的!”

    “这个鬼一定是个色鬼!要不然他压我一个小姑娘干啥!”

    顾岑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少顷,他看着夏天:“这世界上没有鬼。”

    夏天又疑惑了:“那昨天晚上是谁压我?都快把我压死了!”

    顾岑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走廊一侧的房门忽然打开,一个慵懒闲散的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压死了?谁压谁了?”

    夏禹北走到顾岑玺身边,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:“兄弟,该不会是你压别人了吧?男的女的?看你这禁欲的样子,啧,男的可能性更大吧!”

    顾岑玺冷冷看夏禹北一眼:“狗嘴里果然吐不出象牙。”

    夏天走到夏禹北身边:“不是,是我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顾岑玺突然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夏天收到了顾岑玺的暗示,不说那件事了,转而问夏禹北:“藤姐姐呢?”

    夏禹北脸上露出一丝异色:“还在休息……”

    夏天点头:“那我和岑玺哥哥先回别墅,你留下照顾藤姐姐。”

    夏禹北表示赞同:“的确是应该我照顾。”

    昨天他闯的祸……,“残局”也得他收拾……

    三个人分别后,夏禹北拐去了药店,买了紧急避险的那种药。

    昨天他和倪曼藤玩得太野了,中途的时候,小雨伞破了……

    夏禹北拿着药回到a511房间,把药送到倪曼藤嘴里,喂她吃。

    向来吊儿郎当的他,此时的语气很诚恳,跟她道歉:“下次我会注意,这次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倪曼藤喝了口水,把药物咽下去:“这次也不怪你,我昨晚也太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禹北想起昨晚的疯狂,心跳都开始加速:“昨晚藤宝贝真的太诱人了,我都险些招架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倪曼藤脸都红了,伸手捂他的嘴:“你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夏禹北喂完倪曼藤,又撕出一颗药丸,往自己嘴里送。

    倪曼藤看着他这个举动,慌忙阻止他:“夏禹北你疯了!你干嘛吃那个!”

    夏禹北避开她的手,没喝水,把药干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倪曼藤惊呆了:“夏禹北你是不是神经了!”

    夏禹北把她捞在怀里,轻轻吻了吻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“没神经,好好的,是药三分毒,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受这个罪,我陪你一起,什么事北爷都陪你!”

    倪曼藤又感动又心疼:“真是个疯子!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另一侧。

    夏天和顾岑玺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两个人刚走到门口,一个纤细的身影就朝他们两个走过来。

    夏晓娴一直在等顾岑玺,她看到顾岑玺的时候,眼睛都往外冒光。

    昨天她那么努力找姻缘树,就是为了能和顾岑玺一起泡温泉。

    结果顾岑玺被夏天抢走了,夏晓娴都快嫉妒死了。

    夏天刚坐在沙发上,那个纤细的人影就飘到了她身旁。

    夏晓娴把一杯黑浓的冰凉巧克力饮料递到夏天手边,很热情的样子:“夏天,我请你喝饮料。”

    夏天点头,扫了一眼那杯黑糊糊的饮料:“我不喝!我怕你毒死我!”

    夏晓娴呆了。

    一只修长分明又充满了力量感的大手出现在夏天的视野里。

    顾岑玺把夏晓娴拿来的饮料扫到角落,把手里的香浓热咖啡递到夏天手里。

    “今天天凉,别喝冰的,我做了你最爱喝的热咖啡。”

    夏天双手捧住热咖啡,对顾岑玺甜甜笑着,眉眼弯弯:“谢谢岑玺哥哥。”

    夏天嘬了一小口咖啡,十分惬意又故意的发出一声舒爽满足的滋溜声。

    她看着夏晓娴说:“岑玺哥哥特意给我做的热咖啡,真好喝,你看你都没有!”

    夏晓娴的脸更黑了,快被夏天气死了。

    在辣手摧小白花这一方面,夏天小朋友无师自通,且天赋异禀!

    顾岑玺听着夏天的话,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小姑娘这不吃亏的性子,可爱。

    不用夏天说什么,顾岑玺就去厨房,给她做早餐吃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热气腾腾的早餐就端上了桌。

    夏天用筷子夹了一个生煎虾肉包放在嘴里,吃的口齿留香。

    她看了夏晓娴一眼,翘着唇角说:“岑玺哥哥特意给我做的早餐,你看你还没有!”

    夏晓娴被气到胸口发疼。

    夏天开心的继续吃着早餐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,八位嘉宾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导演站在众人面前,开始接下来的节目流程。

    他看着昨天泡温泉的五位嘉宾:夏天、顾岑玺、夏禹北、倪曼藤、张子赫,问他们。

    “五位嘉宾昨天睡得还爽吗?”

    导演问这句话,可是很有深意。

    睡觉还能爽不爽吗?

    若是男女搭配一起睡,那不就爽了!

    几位嘉宾的回答若是剪到宣传片里,就是节目爆点。

    导演想来个欲扬先抑,于是先问张子赫:“张少睡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子赫冷冷地瞥导演一眼:“我昨天连包间都不配拥有,和一群光着膀子的大老爷们一起睡的大通铺,你说爽不爽?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听到张少的悲惨遭遇,都笑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想到那个画面,一排只穿着泳裤的男人像滚刀肉一样排排躺,不是没有同情心,是真的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张子赫也是一通无语:这节目鄙视单身狗!

    孤独是一场无人送药的重感冒,自己熬熬就好了。

    哎(�7�7�6�7�7�8),伤不起。

    导演接着问夏天:“夏天小公主,你昨晚睡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夏天回说:“我昨天睡之前喝了一点红酒,睡得特别沉。”

    夏禹北的神情一顿,他了解夏天的酒量,一杯倒,他立即紧张起来:“小鬼你没喝醉吧?”

    夏天看看顾岑玺,又看看夏禹北,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:“就喝了一口,一点都没醉!”

    顾岑玺:她没出卖他,谢谢小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