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第一卷:诡秘牌局 第二百八十八章 空白子

    「大禁之术!炼狱雷劫……」

    井川里子一声中气十足的娇喝,乌云滚滚的天空立即电闪雷鸣,吓的程一飞火速蹿到了废车中,他这种爱吹牛的人最怕遭雷劈。

    「咔咔咔……」

    数十道紫雷顷刻间穿云而出,瞬间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电网,所有道具竟然在同一时间失效,几个瞬移的人齐齐从空中坠落。

    「啊~~」

    三个鬼佬同样摔的四脚朝天,先是甲胄和冷兵器陡然消失,然后机械体也失去了原动力,显然是被封号又没收了道具。

    「哈哈~让你们作弊,真当绝地没脾气是吧……」

    程一飞蹲在废车中幸灾乐祸,他薅绝地的羊毛都会被恶心,这帮鬼佬趴在绝地头上吸血,没直接劈死他们就算仁慈了。

    「轰轰轰……」

    整个避难所一瞬间雷电狂闪,在场的改造人有一个算一个,居然通通被紫雷劈成了焦炭,小丧王们也被劈的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「咣~~」

    一条紫电雷龙轰然劈在山头,将一座碉堡硬生生给劈爆了,躲在其中的人全部化为齑粉,竟然比改造人遭的雷都要大。

    「哇!这么狠啊,不会是封号的星际工程师吧……」

    程一飞惊疑不定的望着山头,井川没跟那些人发生过冲突,肯定是绝地在借用她的手段,直接把某些作弊者给销户了。

    「咣咣咣……」

    雷电居然又移到山谷外狂劈,听动静像是汽车都给劈炸了,鬼佬们的设备更是无一幸免,彻底将作弊的物件全部抹除。

    「唰唰唰……」

    一串绿光代码从设备中爆出,迅速回归到了程一飞的体内,不仅让他重新回到了七级体,连被剥夺的系统血脉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「滴滴滴……」

    程一飞举起手机鬼祟的扫描,鬼佬们果然都是封号的状态,但凌绝会的人似乎参与不深,惊恐的躲在各处屁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「吼哦~~」

    不化骨又恢复了魔王的形态,可它却趴在土坑中不敢露头,直到紫电雷劫缓缓的消失后,它才狡猾的冲出来大展神威。

    「no!no……」

    两个鬼佬惊恐的在地上爬行,他们的半机械体都成了废铁,让不化骨狠狠跺在他俩背上,跟爆浆的番茄一样血肉四溅。

    「唰~~」

    程一飞突然闪到不化骨面前,不化骨瞥了他一眼主动绕开,将不远处的金毛叔留给了他,直接去追杀凌绝会的一帮人。

    金毛叔躺在地上气喘道:「为什么会被封号,你……你真是巡查官吗?」

    「你们是我见过最狂的作弊者,吃了绝地的饭,还砸绝地的锅……」

    程一飞上前说道:「你就是你们民族的缩影,偷盗抢掠让自己强大,然后蹦出来指责别人落后无能,但你们不该跑到我面前来装逼,我这个巡查官可是货真价实的!」

    「你是‘屠神之战"的首要目标,比npc的份量更重……」

    金毛叔惨笑道:「只要能一战击败你,再去收服其他人就会很轻易,但我们还是太心急了,没想到你可以不依靠绝地,你能不能够告诉我,你的力量究竟来自哪里?」

    「可以啊!咱们交换问题吧……」

    程一飞弯下腰说道:「我告诉你我的力量来源,你也得告诉我光明教来了多少人,你们最终的目标是什么?」

    「绝地来自你们国家,我们想探寻绝地的起源……」

    金毛叔答道:「战斗局是你们的弱项,难度也远低于我们国家,所以我们来了两个骑士团,以及三个雇佣兵团,专门攻克你们的战斗

    局,凌绝会是我们的战略顾问!」

    「你说话字正腔圆,但来的时间应该不长吧……」

    程一飞蹲下问道:「如果你来的时间够长,就该知道高级战斗局里的修仙者,靠小小的科技无法打败,但你们不是跟自由会合作吗,为什么突然支持凌绝会了?」

    「我来了三个多月,语言是通过技能学习的……」

    金毛叔沮丧道:「自由会的女人很坏,她们伤透了我的心,自由会也很官僚很腐败,而且他们被npc给控制了,所以我们才更换了盟友,凌绝会跟我们价值观相同!」

    「呵~你敢碰自由会的女人,那帮蛇蝎美人没一个好东西……」

    程一飞笑道:「我的力量来源于自己,修仙虽然不能真的成仙,但是能让肉体变得很强大,就像功夫里的气功一样,明白了吗?」

    「我也想过修仙,但我们缺少一个穴位,修不了仙……」

    金毛叔躺平身体望着天空,轻声道:「替我转告白素语,我从未像爱她那样爱过别人,她真的就像天堂里的女神,但她不应该待在自由会,那是被恶魔诅咒的地方!」

    「咔~~」

    金毛叔不知按动了什么开关,体内突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,直接把身边的程一飞崩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当~~~」

    一口金光大钟忽然弹了出来,整个罩住程一飞摔在了地上,他又翻了个跟头才吃惊发现,金钟居然是天眼中射出来的。

    「我去!还有被动技能啊……」

    程一飞又惊又喜的坐了起来,金光大钟是种半透明的形态,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神秘符咒,但是他却能读懂表面的含义。

    「阳鼎天?这么硬的名字吗,哦,阳鼎天光咒……」

    程一飞看出这是修炼的法门,可是其中却蕴含着九层境界,难度不亚于萧多海的凌云秘典,光是第一层他就看的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「饶命啊!不管我们的事啊,不是我们干的……」